<input id="hpv0d"><big id="hpv0d"><object id="hpv0d"></object></big></input>
<wbr id="hpv0d"><pre id="hpv0d"><dl id="hpv0d"></dl></pre></wbr>

    <em id="hpv0d"></em>

    <sub id="hpv0d"></sub>
    <big id="hpv0d"></big><em id="hpv0d"><source id="hpv0d"></source></em>
    <wbr id="hpv0d"><pre id="hpv0d"></pre></wbr>

    <em id="hpv0d"></em>
    <sub id="hpv0d"></sub>

  1. 2018中國房價暴漲和中美貿易戰的深層關系

    2018-10-10 10:09:40 gkd 163

    目前看到的關于房價暴漲和中美貿易戰最好的文章,沒有之一——2018中國房價暴漲和中美貿易戰的深層關系

    奶包的大叔 金策師財經 1周前

    08f790529822720e3995298677cb0a46f21fab77.jpg

    本文原作是知乎的“奶包的大叔”


    在中國,房價問題有一個鐵律:越調控越暴漲。


    2018剛剛進入5月,全國各地發布的調控政策數量就已經超過了115個。僅4月份一個月,全國各種房地產調控政策合計就多達33次,25個城市與部門發布調控政策,其中海南、北京、杭州等城市發布了多次房地產相關新政策。


    為何要如此恐慌式的密集調控呢?因為一個殘酷的現實:我們正在用全世界絕無僅有的方式來對抗經濟規律。


    這樣對抗的后果是顯而易見的:一旦失敗,房地產的崩潰將直接導致中國泡沫經濟的崩潰;一旦成功,全人類的經濟學教材都將重新改寫,包括《資本論》。


    (一)我們如何走到目前的境地的呢?


    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是:我們是如何走到這種命懸一線、無法自拔的境地的呢?


    因為人類經濟發展的定律:所有的經濟問題都可以歸結為債務問題。從宏觀來看,債務問題體現在國民經濟的三大部門:政府、企業、居民。其中,政府和企業部門的債務和杠桿率多年來一直都居高不下,處于高危崩潰的邊緣。正是為了降低這兩個部門的債務和杠桿率,才出現了上一波的加杠桿和現在這一波去杠桿的迫切需要。加誰的杠桿?加居民的杠桿。去誰的杠桿?去政府和國企的杠桿。這是一個規模宏大的債務轉移過程,實現方式具有極強的中國特色(其他國家無法復制)


    拉高房地產,政府漲地價,國企控盤--->銀行定向放水,居民貸款,居民債務和杠桿率增加--->抬高房價,棚改貨幣化,實施政策組合拳--->天量資vsk入房地產,套入后宣布5年限售令,凍結流動性--->政府和國企完成去杠桿任務,樓市流通盤消失,百萬億資金被鎖定--->貨幣超發問題被進一步拖緩。


    為什么會提到貨幣超發問題呢?這又涉及到了匯率和房價的經典問題:保匯率?還是保房價?由于中國龐大的經濟體量,幾乎決定了失去匯率和房價中的任何一個都會導致災難性的后果,因此,保匯率還是保房價這個經典問題就變成了既要...又要...的特色問題。


    很明顯,通過印鈔票是無法解決這個問題的,委內瑞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外匯儲備是匯率的基礎,也是人民幣的貨幣之錨。唯一(可能)有效的方法,只有外匯管制。然而,在2016~2017的人民幣貶值、資金外逃狂潮中,中國的外匯儲備從4萬億跌破了3萬億關口;隨后在強力的外匯管制和一波媲美于好萊塢大片式的操作下,才扭轉了人民幣貶值的預期。但這一次的外匯管制,卻沒有像過去那樣成為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雖然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從6.9回升到了6.25,但中國的外匯儲備卻只回升了不到2000億美元,而且還增加了2984億美元的外債,再加上約3000億美金的貿易順差。而目前3.1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外債水平已經達到了約1.8萬億,也就是說,實際上能夠用的外匯儲備也就一萬億?,F在,隨著美元開啟了新一輪的升值周期,人民幣匯率也開始了七連跌,剛剛公布的4月份外匯儲備比上個月減少了180億美元。在這一波美元的升值過程中,如果人民幣匯率不能維持在6.6以上,那么匯率貶值的預期將再度回來,而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沒有多少彈藥可以用了。


    一方面,阿根廷的悲劇已經為我們敲響了警鐘,而在另一方面,為了防止房價崩盤,體量龐大的房地產市場卻需要百萬億級的資金來維持。然而偏偏在這時,貿易戰爆發了。


    于是在外貿、投資、內需這三駕馬車中,只剩下內需這一條路了,這也就是為什么新聞上天天高喊內需升級的原因。然而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房地產作為最大的內需,卻擠占了幾乎全部其他的內需消費空間,這時提升內需幾乎成為了提升房地產的代名詞。因此,才會出現許多怪誕的情景:博鰲論壇上央行剛剛表示了要進入緊縮周期,但卻在10天之后宣布了降準;連kbc6n高層都一再強調了房住不炒,樊綱卻提出了六個錢包。


    如此矛盾重重的政策背后,不僅僅反映的是貿易戰的殘酷,還暴露出了更大的風險:經濟規律的懲罰,從來不會因個人意志而消失。


    (二)國家金融命脈:匯、債巨無霸


    股、債、匯、房,這四個交易市場是國家金融的命脈。


    先說說這其中的房(地產市場)。對于一個健康的經濟體來說,房產本來是不應該出現在其金融交易市場中的,然而,在房產被賦予了金融屬性之后,便開始對整個金融系統產生了不可估量的巨大能量。而在這個叫做地球的星球上,只有三個國家嘗試過這種毀天滅地的巨大能量:世界經濟排名前三的經濟體——美國、中國、日本。(事實上,許多小國也嘗試過,但是由于經濟體量太小,在世界范圍內造成的影響有限。)


    美國的次貸危機和日本消失的二十年,讓地球人終于深刻的體會到了這種堪比滅霸的能量所具有的毀滅能力。而現在,所有人都在擔心中國現在的這個超級泡沫,究竟會給世界經濟帶來什么樣的后遺癥。


    股市就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4000點起點論幾乎就是加杠桿去庫存的備忘錄。


    只有匯市和債市,才是真正體量極為龐大的巨無霸。


    先說匯市,由于外匯市場的開放性(一種貨幣相對于另一種貨幣的匯率通常以顯式的方式來表示:雙方都同意的交換關系),因此外匯市場的交易量超過了其它所有金融交易的總和。比如,每天全球有價證券市場的交易量大約為3000億美元,而每天外匯交易量將近6萬億美元。 因此一個國家或經濟體的貨幣匯率往往決定了它的生死存亡。


    值得指出的是,在這一波人民幣匯率大幅波動的背后,不止是只有中國在悄悄的操作和嚴防外匯外逃,美國也(一直)在進行更嚴密更致命的戰略部署:當貿易戰第一回合制裁中興成功之后,美國完全掌握了主動權,但是美元指數卻不升反降,逼迫人民幣被動升值。而在美國貿易代表團來北京談判的前幾天,美元指數卻突然轉向開始升值。這種看似反常的異常操作手法,其中的戰略布局其實從2016~2017就早已開始了,匯率和貿易戰的深度結合、立體作戰,配合美聯儲的縮表、加息,每一步看似簡單平淡的操作,背后其實都暗藏了殺機。


    而從貿易戰現有的戰況來看,形勢非常不容樂觀。當特朗普打響貿易戰第一槍時,舉國沸騰,就連商務部的官員和經濟學家都在強調大豆、汽車,然而,當美國發出針對中興的制裁令之后,官員和經濟學家幾乎都閉嘴了,只剩下民族斗士們繼續在沸騰。這時,人們才漸漸領悟到看似整天拉仇恨、天天發推特的總統,其實有著更加精明和長遠的戰略布局。而通過貿易戰中美元指數的戰略操控,逼迫人民幣匯率先升后降,尤其是現在美元指數的突然提升,這其中所蘊藏的巨大殺傷力,卻在舉國沸騰的爭辯聲中被淹沒和無視了,很少有人真正認識到人民幣匯率后面即將到來的更大危機。


    一個耐人尋味的事實是,當美國代表團來中國進行第一回合談判之后,我們卻無法得知談判的真正內容,只有在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了美方提供的內容之后,我們才知道真正的結果其實是談崩了;隨后,媒體才發出了美方開價太高的報道。而第一回合的談判結果卻在顯現:開放進口汽車市場、開放保險市場,連一直被禁止的高通-大唐合資案,也被光速通過了。嘴上喊著絕不低頭,身體卻真的很誠實。


    看到評論里有童鞋問到了日本債務的問題,所以還是把關于這部分的內容單獨出來。


    首先來說下日本的債務問題。日本的債務大部分為國內債務,持有人是日本國民,在高福利和超低通脹率的政策環境下,日本人的儲蓄率比中國人還要高,因此作為日本國債的主要持有人,日本國民拋售國債擠兌日本政府的可能性極低。同時,日本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海外資產,以及日本的高科技產業和強大的工業實力,都為其債務提供了堅實的保障。


    至于美國的國債,就更不用說了,全球第一的國債發行量,卻幾乎永遠不存在債務危機的問題。事實上,在紐約曼哈頓有一個著名的債務鐘,實時更新美國的公共債務總額,并顯示出每個美國家庭所要負擔的數額。


    然而,很難想象這樣的債務鐘會出現在中國,因為它所造成的隱形危機可能會超過債務危機本身。應該說,中國的地方政府性債務(簡稱地方債)危機,是這一波去杠桿的直接導火索。早在2014年,中國的地方債就已突破24萬億,其規模已經超過了德國GDP。而現在,包括地方政府債和城投債在內,中國債市總量已達到了76.01萬億元,其中地方債務的規模已達22.22萬億。


    更為嚴重的問題是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尤其是最近三年,地方政府借由PPP、政府購買服務、政府投資基金等方式形成了不少隱性債務,其體量已經超過甚至數倍于顯性債務。不斷快速膨脹的地方債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2016年10月國務院發布《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應急處置預案》稱:“地方政府對其舉債的債務負有償還責任,kbc6n實行不救助原則?!?/span>


    這也是建國以來的首次kbc6n不拖底政策,沒有了kbc6n的信用擔保,地方政府對賣地經濟的依賴進入了更嚴重的惡性循環。于是近年來各個省市的賣地收入不斷攀升,而火爆的賣地收入與黑洞般的地方政府債務相比,卻依然顯得蒼白無力。事實上,從2017kbc6n財政收入的角度來看,在全國36個省市(港澳臺除外)中,僅僅只有6個省市是財政盈余,盈余總額約為3萬億,而其他31個省市的財政虧損總額則突破了5萬億;這其中的財政缺口已高達2萬億。


    在長期連續瘋長之后,目前的地方債規模已經達到了非常危險的22萬億之巨。2018年3月財政部在《關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工作的通知》中設置了地方債總額天花板,2018年限額約為21萬億。4月,以新疆為代表的多個省市的PPP項目被叫停。第一槍,似乎已經打響了。


    還有一類負債率也頗具深意。在所有一級行業中,負債率第一的是銀行,第二的是非銀金融,那么負債率第三的行業呢?是房地產。截止2018年4月,房地產公司的整體負債率已達79%,創下近十三年來新高;其中近20家公司資產負債率超過85%,而萬科84%的負債率也創下該公司的歷史新高。其實,面對目前已經漲得連親媽都不認識了的高房價,房地產商也很焦灼,尤其是在恒大、萬達的海外投資事件之后,在殺猴王駭猴式的強監管之下,資產轉移的路徑被嚴重限制。而這些高負債率的人民幣資產,面臨著隨時被清盤的風險。


    (三)“凍結”與房產稅


    2018的房地產市場,可以說是亂象環生,很多奇觀甚至可以讓《資本論》中有關生產關系、生產資源配置、市場價格等內容統統失效,如果作者能穿越時空到現在,恐怕很多內容都要重寫。作者在撰寫資本論的過程中一定研究過荷蘭郁金香的炒作事件,然而,400多年前任何一個炒成瘋魔的郁金香球莖(當時的一顆名貴郁金香球莖可以換取荷蘭任何地區的一棟房產,豪華裝修+永久產權),恐怕都不足以讓作者理解在今天的北京或上海,人們眼中的欲望和焦慮。你真的覺得可以理解這種程度的生產資源錯配?


    2018年,限購、排隊、搖號、上調貸款利率、搶人大戰等等一連串看似混亂的景象,其實都是在傳遞著一個清晰的信號:市場禁入。


    這個信號來自于最高層,充滿了呵護和善意:現在的房地產市場,只許進,不許出。


    為什么?因為目前的風險經過連續不斷的積累,已經變得極不穩定和高度危險。在此,先說一個可以拍成開心麻花式喜劇片的真實“中國地產難民事件”


    2018年4月22日21點,對于海南乃至整個中國二十年的樓市來說,都是一個歷史性時刻:海南出臺了針對全省的限購條例,號稱可以秒殺之前所有調控:非本省戶籍五年社保、首付七成、限售五年。瞬間,7000億炒房資金被套。同時,海南全省的房產經紀人紛紛準備遷徙去北海和云南,史稱中國地產行業難民事件。這個明明要做國際自由貿易港的“中國的佛羅里達”,卻不能自由買賣房子;自由?貿易?不存在的。那確定還能叫國際自由貿易港么?用海南省長的話說就是壯士斷腕,用股市專家的話說就是打消流通盤。


    “姐姐,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海子是誰?幾十年來,最讓我們關心的,只有房價。而在家庭資產中房產占比已經高達70%以上的今天(一線城市占比已達85%),幾乎誰都無法接受房價下跌,負資產是會吃人的,它吃過日本人、吃過香港人,但還沒吃過中國大陸人。誰都希望能享受一把“睡后經濟”,躺著睡著了就能讓房價上漲把錢給賺了。然而,真的是這樣么?到底有多少人能賺到這個錢呢?


    十六年來,北上廣深的房價漲了20倍,但全國的GDP上漲了只有不到7倍。目前中國的樓市總市值已經超過了430萬億,是GDP的5倍(超過全球平均值的一倍),是廣義貨幣供應量M2的2.5倍,是儲備貨幣的15倍,是貨幣發行的45倍。毫不夸張的說,賣掉北上廣深四大城市,差不多能買下美國。如此高的總市值,一旦有炒房人和早期的投資客套現離場,那么整個房地產立馬就會崩潰:430萬億總市值,哪怕只有5%的拋售離場,那就是21.5萬億的資金流出,幾乎相當于我們所有的外匯儲備。這就是新聞中密集出現的字眼,嚴防金融系統性風險出現。如何嚴防呢?直接凍結流動性,只許進,不許出。


    在股市中,沒有賣出去的價格永遠都不叫真正的盈利,而房產的套現比股票更難。你確定你能夠成為那5%套現離場的嗎?


    看到評論區里有童鞋提到了房產稅和如何保值投資的問題,可以說是很有代表性的問題。


    先說下房產稅,這個一致被評為中國房價的終極大殺器,卻一直處于紙上談兵的狀態。為什么呢?因為它真的是個大殺器——在殺掉高房價之前,可能連一些人都被殺了。


    一個可以參考的例子是韓國。從盧武鉉2005 年制定了《綜合不動產稅法》開始,韓國政府用了5年時間、先后將三位前總統送進了監獄。盡管如此,此舉依然引來了富人的憤怒,并最終導致盧武鉉的*河蟹*在首都圈被棄。隨后,經過李明博*河蟹*路線,直至2017 年的文在寅(曾在盧武鉉手下擔任青瓦臺秘書室長),韓國的執政路線才重回*河蟹*。而文在寅的“8·2 房地產新政”,直接規定對第二套房的交易征稅至 50%,而第三套房的交易可征至 60%。如此強悍的房產調控政策,也讓韓劇中看似天價的首爾地區房價還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


    同樣是在東亞,同樣是房產調控,但房價下降的卻是別人家的房價。那么,如此血腥的房產稅或調控政策就真的無法在中國實現么?非也。中國確實出臺過一劍封喉的房產稅,但那是在66年前——1948~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前夜,當時14%的高額房產稅都無法壓制房價的暴漲。于是在1952年,中國國土建設部直接出臺了征收房產交易利得稅200%的核武器,瞬間打爆了爆炒房價的投機商,成功平抑了房價。所以,歷史教會了我們,戒急用忍,其實都是有原因的。



    (四)房地產的金融游戲



    對于大家比較關注的資產保值,這就屬于仁者見仁的問題,因為在目前的大環境下,就連智者都不一定能見智。但有一個問題,是所有人都知道答案的:430萬億市值的宇宙最高房價,能毀掉的是什么。


    工行董事長在最近演講時表示,2010~2017年的居民儲蓄存款增長與可支配收入之比從25.4%下降至12.7%,降幅達到了一倍;而與此同時,居民家庭債務占GDP的比重已升至49%,幾乎占了GDP的一半。這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空心化。


    這種空心化不僅僅體現在實體經濟的倒閉潮、外資企業的撤離外逃上,而且還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每個中國人的心里:這樣的生活到底為何?


    佛性生活?低生育?就連一線城市中許多人也只能住著一千萬的房子過著窮日子,號稱中產殺手的學區房能夠輕松掏空一個中產家庭的錢包。嚴重的焦慮感讓許多奮斗青年都戒掉了夢想。那么,國貿雙井和徐家匯這些地段的房價是如何從一百多萬漲到幾千萬的呢?


    很多童鞋都曾認為房地產業屬于實業和基建投資,然而,當房產被賦予了金融屬性之后,一切都變了。這時,房價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金融游戲。


    5月剛剛出臺的史上最嚴資管新政,其實可以很好的演示房地產的原罪。對于目前高達100萬億的資管通道,其主要流向只有三個:股市、債市、房地產。這時,股市第一個站出來說這個鍋堅決不背,為什么?看看現在還在痛苦磨底中的A股就知道了,毫無任何量能可言,所以很明顯,沒有太多新增資金流入股市。債市更慘,被嚴打的幾乎都要產生危機了,大幅流入資金根本不可能。這時,房地產低頭不語,過了許久才用閃著淚光的決定說到:怪我咯?


    簡單來說,房價上漲的金融游戲是這樣:


    居民通過存款、購買理財將錢交給銀行和機構--->銀行和機構將錢貸給房產商--->房產商拿到資金后高價買地--->房產商將產品高價賣給居民--->更多的資金通過資管通道流入--->房產商拿到更多的貸款--->政府以更高的地價拍賣給房產商--->房產商以更高的房價賣給居民


    在這個正向循環的金融鏈條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出羊毛出在誰身上。那么,這種拿你手里的錢變成混凝土磚塊再翻倍高價賣給你的游戲應該叫什么呢?房產貨幣化?龐氏騙局?搶錢?不,這種政治不正確的說法我們不能用。但國進民退的進程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著,而且日益惡化。


    不要小看5月資管新規,它很可能會進一步加快房地產市場的集中化,提升龍頭房地產企業的估值。然而,這種操作手法是否存在風險呢?有可能。


    如果在資管新規的貫徹執行過程中,不小心發生了連鎖反應、刺破了債務泡沫,那么整個貨幣體系將面臨大幅收縮。在這種極端情況下,所有的資產短期都會下跌,包括房地產。也就是說,一旦資管新規玩砸了,那么在關鍵時刻出來托底的大招就是債務貨幣化(中國版QE)了;而一旦選擇這個貨幣化的大招,那么到時候的人民幣也就不是現在的人民幣了。


    那么,在這一波最新的操作中會存在什么風險呢?通過目前實體經濟的一些真實情況,我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僅在4月份,全國出現違約的債券就達到了16只,涉及金額高達130億元。比起往年,這個速度已經密集到令人害怕。與此同時,近期A股也被攪得滿目瘡痍,出現了大量上市公司因各種不同名目的逾期,涉及到股東股份被凍結或正在被司法拍賣。尤其是盾安集團所爆出的450億元債務危機——因為一只融資規模只有12億元的債券發行失敗,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導致這家中國500強企業資金鏈斷裂。而這只是冰山一角。


    為什么短短幾個月內,就出現了如此密集的違約潮呢?因為2018年迎來了公司債的償還高峰期,2018年的償債規模是2016年以前的4.3倍。


    悄無聲息中,2018年的企業債務似乎正在排隊炸雷。一場違約潮正大面積襲來,一場關乎千萬人命運的大震蕩開始了。不論是輕資產行業、重資產行業、文化類企業,還是制造業企業,通通都受不了這輪資本大退潮。


    唯一還在堅挺的,似乎只有房價了。那么,按照這個劇本和節奏,令所有人都擔驚受怕的房地產可能還沒來得及崩盤,實體經濟就已經率先崩盤了。哥,我先崩了,你隨意。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2018年的房地產,那就是“用時間換空間”。直白一點說,就是盡量拖。這也是所有出臺政策的最終指向。那么,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時間來化解這個體量龐大的超級泡沫呢?是否會有外力的因素突然刺破這個泡沫呢?


    (五)瘋子特朗普


    遠在大洋另一邊的特朗普,笑而不語。作為全世界唯一享受“睡后收入”的領導人,不走尋常路的特朗普可以說是顛覆了所有人的三觀,在中國外交的國際政治人物模型里,根本沒有這一款型號能夠與之對應。


    特朗普甚至改變了美國驢象雙方的傳統:歷史上向來是民主dang的總統負責搞經濟賺錢,共和dang的總統則經常搞事情到處打仗花錢,然后沒錢了之后繼續讓民主dang上臺賺錢。5月10日,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表示,美國4月創下史上最大月度預算盈余2140億美元,創1968年有紀錄以來新高。同時,失業率也自2000年以來首次下降至4%以下。因此,特朗普的民調支持率連連上升也就并不意外了。由此引申出的一個問題是:自從特朗普宣布和中國的貿易戰那一刻開始,那些被我們當做籌碼的大豆、汽車、票倉之類的問題,根本就不是特朗普考慮的核心問題,也就是說,特朗普所操作的,是一盤更大更深遠的棋局。


    而我們對這位整天發推特、到處拉仇恨的總統,又了解多少呢?顛覆傳統的特朗普,可以說是超出了所有人的經驗。偉大領袖曾告誡我們:經驗主義害死人啊。


    在這次貿易戰中,為什么中國以往買買買的經驗模式失效了呢?因為美國發出了一個非常嚴肅信號:reciprocal。中國的翻譯是“互惠”,美國的本意是“對等”。為了不讓中國會錯意,特朗普還特意說出了mirror(鏡像)這個詞,可謂用心良苦。在第一回合的談判中,美國直接提出了開放金融服務業市場準入這樣觸及底線的要求。為什么呢?因為他知道你不會答應。為什么一水鷹派的美國代表團敢于提出這種要求呢?因為他知道你的軟肋(遠遠)不止中興一個。事實上,美國提出的要求是在關稅、市場準入、知識產權等問題上的全面對等。其中,一個有趣的要求是,美國還提出了關于互聯網全面開放的要求,這對于剛剛經歷過審核風波的本篇答案來說,真的是極具喜劇效果。


    現實的來說,如果沒有美國高科技和知識產權的交流與幫助,中國的產業升級和2025規劃是很難實現的。那么,中國的籌碼是什么呢?拋開無足輕重的不說(中國出口的絕大部分產品都有替代品,而且損失并非不可接受),我們最重要的核心籌碼其實是我們自己:中國將是未來全球最大的消費升級市場。這個市場容量是美國無法割舍的。


    然而,最令人痛心的是,這個消費升級的市場卻面臨著一個刻不容緩的難題:房地產。


    一邊是內需消費極度萎縮,急需化解房地產的超級泡沫;一邊是用時間換空間,盡量拖延房地產泡沫的破滅。對這個核心問題的時機選擇和把握,特朗普可謂是穩準狠;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沒想到,很多中國的熱血青年竟然將房價下跌的愿望寄托在一位美國總統身上。


    就在中國代表團準備啟程去美國進行第二回合談判之前,周五晚上的證監會卻發出了暫停IPO的特殊信號,它所蘊含的深意不僅僅是對于A股連跌之后的安慰,也是對于下周第二回合談判的一個對沖和預防。預防什么呢?預防可能(再次)談崩了。


    在進一步討論之前,我們可以看看人們對于目前高房價和地產泡沫的心態是什么。對于大部分人來說,這種心態是很復雜的,但是從整體上看,最占據上風的心態是僥幸心理。


    正是這種僥幸心理,讓許多人都認為:房地產泡沫都被叫喊著崩潰十幾次了,不還是依然在延續么?這種心理和吃了第十個包之后覺得前面九個包都是多余的心理一樣,忽視了累計效應的存在。都已經漲了二十年了,也不差再漲這幾年了對吧?事實上,在所有金融交易市場中,對于顯而易見的風險卻視而不見,往往才是崩潰前的最后一個階段。


    另外一種心態是麻木。尤其集中在不斷被割韭菜的年輕人身上,而他們本應該是中國2025規劃中的主力軍、本應該是我們在貿易談判中最重要的底氣。然而,現實是什么呢?給大家講個笑話:教室里突然飛進來一只蜜蜂,于是老師說到,同學們考驗大家的時候來了,看看你們是不是祖國的花朵。然而話音未落,蜜蜂就飛出了窗外,老師大惑不解,這時同學們齊聲說到:老師,我們是祖國的韭菜。


    房地產的超級泡沫已經造成了嚴重的資源錯配,掏空了產業升級和高科技發展的根基。如果連00后都變成了韭菜,那么誰還能有資格談論什么未來呢?


    你的所有人生規劃,都要等到買房之后,所以其實你的人生毫無規劃。


    剛剛發布的的金融數據顯示,4月居民存款大降1.32萬億元,為歷史單月最大降幅。同時,市場信貸需求依然旺盛,其中新增貸款1.18萬億元、社融增長1.56萬億元,信貸增加遠超居民存款增加。這還是發生在央行降準100個基點之后的數據,可見降準沒有改變銀行資金短缺現象,說明降準釋放的資金并沒有進入到銀行存款。那么,錢都去哪了呢?還是房地產。


    這就是我們在即將進行第二回合談判時所面臨的現實:一方面,大量資金在房地產(投機)領域空轉,導致天量資金沉積于鋼筋水泥之中,作為資金池的房地產已經演變成了資金黑洞,央行釋放再多的資金也沒有用,形成了貨幣鈍化效應。另一方面,中興已經停擺,國內產品已全部下架,日本市場的訂貨無法交付。


    這么明顯的事實連我們自己都看的出來,難道特朗普看不出來?



    (六)何止沒錢,沒房



    在中國,悲劇有兩種,一種是沒錢,一種是沒房。


    如果兩種都沒有呢?是不是社會就會拋棄你了呢?別搞笑了,社會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這不是玩笑段子、這就是赤果果的現實。有人說在一線城市沒有什么事是一套房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兩套。還有人說世上99%的事情都可以用錢解決,那么剩下的1%呢?需要更多的錢。


    作為貨幣超發資金池的房地產,就是這個1%。過去十年,美國的貨幣發行量增加了2倍,而中國的貨幣發行量增加了20倍。如果沒有房地產這個資金池,我們的通貨膨脹會不堪設想。馬云說,8年之后房子如蔥。這個預言全國人民都不敢相信,What?8年之后買根蔥會和買套房一樣貴?


    如果泡沫破滅,天量超發貨幣將導致嚴重的通貨膨脹,馬云的預言就會變成另一個版本的殘酷現實。


    從靜態經濟理論的觀點來看,產業升級是化解這場危機的必經之路,這一過程雖然痛苦但卻無法避免,這也是kbc6n提出房住不炒的最終目的,可以說,這一愿景是理智和美好的。只有壯士斷腕般的舍棄房地產經濟,才有可能重生。就像上帝給你關上一道門的時候,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然而,為什么我們現在還沒有越過這扇窗呢?因為不斷超發的天量貨幣已經讓中國經濟成為了一個體量龐大的虛胖兒,卡住了。


    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攻擊目標,正是這個胖子。如果說第一回合中美國使用的常規武器是中興事件的話,那么在第二回合中,美國已經開始動用戰略武器了。這個武器是什么呢?是石油。


    5月8日,特朗普在白宮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并對伊朗實施嚴厲制裁。聰明的你一定看出了這其中的奧秘。是的,伊朗正是中興事件的發源地,而這一次,特朗普更是直接提出了威脅:任何與伊朗有商業往來的銀行和企業未能在規定期限內(3~6個月)解除與伊朗的業務關聯,都將遭到美國制裁。很快,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就提出了或將撤離伊朗南帕爾斯天然氣田項目,而這一總價約48億歐元的項目是歐洲財團對伊朗最大規模的投資。這也說明了歐洲既無決心、也沒有氣力去阻止美國制裁伊朗。那么,歐洲人退出之后,誰將接手這個項目呢?中石油。


    中國是伊朗原油最大的買家,伊朗是中國第六大石油供應國,其石油出口的三分之一賣給了中國。和中石油相比,中興對伊朗出口的那點產品只能說是九牛一毛。一名伊朗石油部門高級政府官員稱,一旦接管南帕爾斯氣田的運營,中石油將通過旗下的昆侖銀行來進行融資和結算。


    這對于中美貿易戰來說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直接對抗。


    最開心的是誰呢?是俄羅斯。最近美國的火力太猛,俄羅斯已經有點吃不消了,因此迫切需要將中國捆綁進來。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甚至表示,中國將繼續購買伊朗石油,而美國不會將中國公司列入對伊制裁名單。然而,依然處于停擺中的中興提醒著我們,這樣的制裁并不是鬧著玩的。事實上,在上一輪對伊制裁中,中石油就曾在油田開發的設備采購和運輸上出現困難,在油田發電機、壓縮機等關鍵精密儀器、以及物資的生產技術都被歐美所控制,這次一旦美國實施進一步的制裁,后果嚴重性將遠超中興事件。同時,針對歐美市場出口的一大批中國設備制造商也將受到牽連。


    這次的貿易戰會將我們引向何處現在還無法定論,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它會對我們現有的經濟結構產生深遠的影響,正如當初中國加入WTO之后帶來的巨大變化一樣。


    新聞里經常說改革開放帶來了我們今天的經濟成就,改革不敢說(怕被審核),但這個開放,主要指的就是加入WTO,它讓中國從一個GDP低下的純人口大國進入到了世界最先進的經濟組織俱樂部,并充分享受到了經濟全球化的發展快車道。這才是我們從曾經的無足輕重變成今天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根本原因,道理其實很簡單:如果不和世界上最有錢的國家做生意,怎么會變得有錢?就連曾經被蘇聯忽悠到天上去的越南,也早就想明白了這個問題,改革開放的力度比我們還要迅猛(尤其是鎮紙制度改革)。事實上,從中國撤資搬遷的許多外企都去了越南,甚至現在國際上已經發出了越南經濟崛起的聲音。


    那么,為什么這次的貿易戰不能通過WTO來解決呢?有人說是因為美國不尊重中國,也有人說因為中國有許多加入世貿時的承諾都沒有兌現。似乎都說的有道理,那么,為什么美國要采用這種方式呢?因為美國不認可中國是市場經濟,歐盟也同樣不認可中國是市場經濟。


    這就是為什么特朗普說的我們沒有和中國打貿易戰,因為這場戰爭早就被之前的一幫蠢貨給輸掉了。也就是說,特朗普認為美國一直在中美貿易中吃虧。新聞中都在強調這次貿易戰的核心是美國遏制中國2025,其實,特朗普想要的比這要多得多,而且決心異常堅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次貿易戰竟然還以一種特別的方式達到了中國去年一直高喊的口號:去產能。只不過,我們采用的方式是漲價去產能,而這次貿易戰卻是真正市場化的去產能。


    貿易戰、加息、縮表、美元升值,這些無法避免的外部因素都在劇烈擾動著房地產這個大胖子。


    5月11日晚,央行發布《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其中,央行首次官方提出“宏觀杠桿率趨穩”的判斷。這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風向在變。從“去杠桿”到“穩杠桿”,一字之差,天壤之別。如果說去杠桿代表了貨幣政策緊縮,那么穩杠桿則意味著要小心翼翼的放水了,與之相比,之前的降準只能算是灑灑水而已。


    然而,房地產這個蓄水池早已蓄滿了水,再放水就有潰堤的風險。那么,哪些地方還能蓄點水呢?似乎只有內需了,這意味著消費該漲價了,也就是新聞中說的擴大內需。這就基本上屬于通脹的節奏了。與此疊加的,是輸入性通脹,來自哪里呢?正是來自于上面所提到的特朗普石油戰略:通過制裁伊朗,推高石油價格。


    大家不要認為油價升高只會影響開車加油的費用,石油是工業生產和食品加工等行業的重要原料,由此它會帶動許許多多相關商品的漲價,這種漲價最終會反映在商品的零售價格和生活必需品上,消費者會因此多付出很多成本,這就是輸入性通貨膨脹。2007年,原油價格最高漲到了每桶147美元,結果就是造成了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物價大幅上漲,嚴重影響了居民生活水平和國內經濟的發展;為了對沖這一波通貨膨脹,當時央行動用了6次加息和連續上調存款準備金的嚴厲方式。然而,也正是央行這一波操作對房地產市場也產生了立竿見影的效果:當時的房地產行業大面積停擺,房價直線向下,像上海當時的房價連續十幾個月下跌,最高跌幅高達35%,新聞上基本上都用崩盤來形容當時的市場。


    結語:


    通過這個依然歷歷在目的歷史回顧,我們可以看出兩點:


    一是降房價并非傳說中的絕不可能,而是要看是否真心愿意去降。


    二是原油價格上漲的輸入性通脹具有極強的殺傷力,如果這次特朗普的伊朗戰略使油價上漲到每桶80美元以上,那么到時候就不止是房價下跌的問題了,童鞋們可能要先準備點別的了。


    超短裙厕所露脸全景偷拍,日韩GV国产GV欧美旡码天堂,YY111111电影院少妇影院,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中文字幕